会长致辞


        2009年十月的一天,我刚从东京飞到北京,手机就收到了老家的一封短信,一位多年的挚友在刚过不惑之年就因为肝癌去世了,从发现到去世不足五个月,让年迈的父母、感情笃深的妻子和活泼可爱的儿子无法接受。这次回国,我本打算在参加完重离子技术内部交流会后赶回老家去探望的,不想却留下了永远的遗憾。


       多年前,我和妻子凭借在癌症专业学术上的成就有幸被日本国立放射线医学综合研究院以海外专家的身份特招为主任研究院,整天忙于科研,与国内的亲友联系不多。然而最近三四年里,我却不时接到国内的消息,只是让人无法接受的是,这些消息大多数都是亲人朋友罹患癌症接连去世的噩耗。


      在交流会期间,主办方组织我们参观国内一家大型肿瘤医院,当看到医院里挤成一团、如同集市一样的情景时,我惊呆了。我无法想象有这么多的国人每天生活在充斥着“癌信息”的世界里,而他们的表情似乎已经开始有些麻木了。

       回到东京,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在癌症同样高发的日本,依靠着近几十年来医学技术的不断创新和完善,癌症早已不再是多么可怕的事情了。政府主导的定期癌症早筛能够很轻松地帮助人们发现mm级的肿瘤,一个简单的微创手术就可以治愈;被推崇为人类治癌“杀手锏”之称的重离子技术更能够让病人在没有任何痛苦的情况下治愈癌症。而让我无法接受的是,近在咫尺之遥、且经济已经高度发达的中国,依然无法解决早期发现癌症的难题,也还依然在沿用着传统的手术、放化疗技术,让病人再遭受第二次痛苦。作为一名华人医学工作者,我掌握了那么多的技能,但面对中国的亲人朋友因为癌症一个个夺走了生命,自己却束手无策。我开始怀疑我的科研是否还应该再继续下去,甚至一度我休假在家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

       终于有一天,我的老师,被称为重离子之父的辻井博彦先生知道了我情况,他把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拿出了一幅字交给我说,“你们中国有很多像扁鹊、华佗这样的医神,在日本也有这样了不起的人物,这幅画的作者千家尊福就是这样的人,这些人之所以能够被后世尊崇,不单单是他们的医术高超,更因为他们有一颗仁爱之心吧。所谓‘医者仁心’的说法不仅在中国,其实在日本、乃至任何地方都一样。你为你的亲人朋友痛苦,这说明你有一颗仁爱之心,但你更需要鼓起勇气为他们做些实实在在的事情。如果你愿意去做,我会很高兴为你提供帮助……”。

       先生的这番话让我从困惑中找到了方向——凭借着老师的帮助和我在这一领域多年积累的资源和人脉,由我发起成立的日本海外先端医学促进会结合众多日本顶级癌症诊疗专家,在过去的五年里已经为几十位国人提供了日本最先进的癌症检测和治疗服务,特别是重离子治疗技术让那些癌症患者免受手术放化疗之苦,更让他们的生活依然充满阳光。一位50岁左右的私营企业老板赵先生在接受了半个多月重离子治疗后又回到了公司,精力充沛的工作状态让周围同事都不敢相信他刚刚接受了癌症治疗。他在后来给我的邮件中说道:“我很不幸患上了癌症,但我同时也很幸运,因为我能够接受全世界最先进的癌症治疗技术,我要感谢这个时代,也要感谢你和你的同事们!……”

       如今,为了能让更多的国人享受日本医学科技带来的幸运,我和我的同事们成立了富士国际健康产业会社,以更加专业化的运营模式努力将这一造福国人的事业做得更好。

       这一路走来,我要特别感谢我的老师辻井博彦先生和我的太太谢琳博士;也要感谢日本放医研的众多同事以及日本医学协会、日本海外先端医疗促进会和中国的广大同仁,感谢他们给予这项事业的无私帮助和对我的莫大支持。

      愿这个世界终有一天能“天下无癌”!